【rps】(Chris/Seb)无题点梗BY有点甜太太

一个人玩耍:

还有这篇,我是代发


是 @abcde和 @甜甜甜 两位姑娘向有点甜太太的点文。


征得有点甜太太的同意,由我重新贴出来。


两位点梗姑娘若觉得不妥,请告知,我即刻删除。


题目……甜太太没写,我也不会重新取,姑且先这样了。
















2014年SDCC盛大召开的时候,Sebastian就跟两年前一样,仍然是和朋友们混在一起。Charles在喝酒的间隙问Sebastian今年怎么不去看看,说不定美国队长3的副标题会出呢?毕竟2012年的时候就是Charles在会场上看到了美国队长2的副标题。Sebastian那会儿正叼着酒瓶,他跟Toby玩牌输了,就得叼着酒瓶到下一轮结束,于是他只能唔唔唔的作为回答。Charles似乎也不是那么真心想知道答案,他更感兴趣的是Chace的牌。于是,在Sebastian终于可以放下酒瓶,边揉着酸痛的脸颊边嚷嚷着快让开快让开我要塞两个酒瓶给Toby时,他们都忘记了这个问题。




说起来,身为美国队长2的副标题,Sebastian貌似从来就没有过类似的自觉。他是个演员,他是因为爱好演戏才当的演员。但是演员和明星之间,有意无意,主观客观,Sebastian似乎都没有跨过那条线。比如说,Chace是个明星,哪怕这些年沉寂下来,当年的绯闻女孩还是让他红遍了大半个美国。Sebastian就一直是个演员,他会被人忽视,偶尔也会被误认。上回发生这事情的时候,Chace撸起袖子说让我来教训教训那个狗仔,Sebastian睁大眼睛说哦,为什么?那眼神简直就跟好学心切的小学生娃娃一样,Chace当时一口气没缓上来,恼得想把车门给扒下来。




后来Sebastian演了舞台剧,演了美国队长1,演了几部被砍的电视剧。他还是那样的悠悠哉哉,这么多年过去,他的朋友们也习惯了他的状态,并一致认为这真的不完全是客观因素。




Sebastian本人的性格要占部分比例。




他是从罗马尼亚移民过来的,但和大部分人想的不同,他的家境并不差。这一点从他的手就能看出来,他的几任女朋友很喜欢牵他的手,因为特别柔软细嫩,无论是握在手里还是被包裹在手心,都是暖暖的。那绝对就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Chace他们曾经开玩笑的说他是不是这辈子就没拿过比茶壶更重的玩意儿,Sebastian一直到了美国队长2才扬眉吐气了一番。细想想也是可以理解,他的母亲是名钢琴教师,在罗马尼亚那个国家里能学钢琴的财力都会相对殷实,所以Sebastian的母亲的娘家本身就比较富足,加上就他这么个独孙,家里总是过分的宠爱。就连他的父亲和母亲离婚都是和和气气,两人都宠着这个独子,只不过爱情到了尽头,加上Sebastian的母亲考虑到孩子的将来执意离开祖国,他的父亲则眷念着家乡,两相争执之后只能分开。可就算是这样,一直到Sebastian跟随母亲坐上飞机前,父亲都没有停止过陪在他的身边。




异国他乡对于一个曾经被众人宠爱的孩子来说有点吃力,但Sebastian的母亲从来不曾忘记对儿子的呵护,而这些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是吃不消的。之后,Sebastian的母亲再次决定移居异乡,这一次有了些爱情的成分。Sebastian的继父是美国某所私人学校的校长,和他的母亲在一次音乐交流会上认识。这位长者温和有礼,他和Sebastian的母亲一见钟情,并对这位母亲提出的婚后不再生子毫无异议。




于是,Sebastian跟随母亲和他的新父亲来到了美国。虽然中学时期Sebastian难免受到了一些排挤和歧视,但发生的次数并不多,Sebastian非常难得的继承了他的外祖母的性格,顺其自然。几次移居的经历更加深了他这种随遇而安个性的塑造,他变得越加的温柔与包容。他在学校里越来越受欢迎,虽然Charles在看完他的毕业册后坚定的认为只不过大家都是外貌协会罢了。




Sebastian在决定从事演艺之路时,他的家人是完全支持的,哪怕那时候他连个被提及名字的龙套都没有。他的母亲跟他说,别担心,Sebby,做你想做的,没什么比你自己的快乐更重要了。




他一直都记着这句话,所以他快乐的过着在旁人看来完全是18线小演员的生活,只是偶尔会在杂志访谈中还颇认真的说着自己有野心。那次访谈后来被Chace他们笑了整整一个礼拜,他们说,哦,Sebby,我们可爱又有野心的Sebby,你的鼻子变长了吗?




Sebastian就特别配合的踹了他们几脚,之后又乐颠颠的奔赴酒吧之夜去。




就是这样一个生活状态,哪怕在他后来演了童话镇,收获了几枚(Charles语)粉丝后,Sebastian仍然特别自觉的调整到熟悉的小演员状态。接着,他就拍了美国队长2。说老实话,他自己都快忘记这个角色,也许这么说不合适,他知道当年那个角色会复活,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就活过来了。连带着,人们似乎也挺关心他的。但这种程度的关心并不能影响到Sebastian平常的生活状态,他依旧过着自己的日子,享受着让自己快乐的生活。




所以,他确实没有在意过,或者连想都没想过,像SDCC这种电影厂商的兵家必争之地会跟自己有什么样的关系。




然后,那个晚上,Antony给他打了个电话。




如果说美国队长2的拍摄真的有起到什么样的影响的话,恐怕最重要的就是多了一个八卦的家伙。




Sebastian很喜欢Anthony。拍摄过程中,在一堆大牌的环绕中,Sebastian那是相当的紧张,Anthony是能够让他放松的因素之一。在后期的宣传中Anthony那自来熟人来疯的习性更让两人配合得无比默契。更不用说六月份的漫展上对于从未参加过此类通告的Sebastian在看到Anthony名字出现在自己名字身边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在八月份还要来一场,想到这,Sebastian就高兴得不得了。




于是,他特别欢快的接起了Anthony的电话:“嘿,折翅的小鹰,想我了吗?”




Anthony咳嗽一声,通常他会即刻回一句,哦,真是想死你了,我的小天后。




可是今天,他特别正经的回了一句:“好久不见,兄弟。”那语气正儿八经的简直就跟新闻主播哀悼今日某某首相过世,默哀吧先生们似的。




“是啊,太久没见了,你不想我吗?我会伤心得哭起来。”Sebastian捂着心口横躺在床上,他的床脚还七歪八斜着别的混球,他们正在努力做出呕吐的表情。然后他好像听见电话那头有……有殴打的声音?




Sebastian坐起身,皱着眉头:“Anthony?你还好吗?我好像听见……”




“不!我很好!我就是……”Anthony发出了小小的呼痛声,Sebastian的大脑袋瓜子瞬间划过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比如Anthony是不是赌输了钱被人压在赌场准备被砍手指,或者Anthony上了某个黑道人物的妞正准备被人砍命根子,又或者他的酒吧里面搜出了可怕的毒品正被毒枭的枪口抵住了脑袋……




“你要不要紧?需要我过去吗?”Sebastian有些着急的在喊,他已经跳下床打算披件外套,结果脚踩在Toby的腿上,两个人同时哀嚎一声,Sebastian啪叽就摔在地板上,手机都飞了出去。他揉了揉鼻子,匆匆忙忙的捡起手机,刚想说点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了两个声音。




“嘿,Seb你怎么啦?(快问他怎么啦,是不是摔倒了?疼不疼?)我在问啊!”




Sebastian定住身形,完全没理会还在一旁打滚的Toby,他慢慢的开口问:“Anthony,你的身边……是不是有谁?”




“电视。”Anthony飞快的回答,亡羊补牢来了一句,“我在对戏……是的,和电视里的……嗯……角色。哈哈,你知道演员嘛,都有点精分……什么的……”




Sebastian不太信,那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听着也有点距离,但怎么都不像所谓的电视里的声响。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毕竟……那把声音的主人不太像会问出那种话来。只不过……Chris演过的剧里面有这句台词?




哦,是的,那把声音听上去真的太像Chris Evans了。




在Sebastian且演且珍惜的随性生活中,Chris Evans算是一个异数。基本上,在私下里,他都不太提到这个人。




这并不是说他不喜欢或者不尊重Chris。他非常的尊重他。那会儿他去试镜美国队长,说真的,后来回想起来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他纯粹就是凑个热闹想着有就有没有无所谓,当时他连漫画都没看过,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诠释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所以,在选角导演告诉他没选上时,他反而松了口气,之后选角导演说我们决定让你演Bucky。




…………Bucky是哪位?




Sebastian把那个问题吞了回去,还是挺高兴自己有片子可以演。他到剧组报道的第一天见到了美国队长的演员。




哇——金光闪闪!




这是他对Chris Evans的第一印象。




自然,他的那些损友后来也没放过他,他们会在苹果店里面捧着当时刚上市的土豪金表演各种如痴如醉的爱慕,并在Sebastian表示自己当时根本没有这样子扑上去时义正言辞的指出他对他们主要体现出的爱慕毫无反驳之力。




Sebastian确实没什么可以反驳的。




他对Chris不算一见钟情,但日久生情是完全有可能的。




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反而不是性别,而是………………颜。




这一点让Chace有点受伤,他说我难道没颜吗?Toby是比我差点,但是难道也没颜吗?Charles……说到这个他卡壳了,Toby和Charles争相表示自己更受伤最受伤,然后他们三个就打在了一起。Sebastian明智地退到阳台外……开始思索自己性向变更之旅。




Chris有着一张完美到无瑕疵(Seb语)的美国帅哥的脸。他的身材也算得上出神入化。这些外在条件已经足够让人眼冒桃心,如果加上他丰富的学识,严谨的态度,文艺的思路,以及对自我目标的坚定与追求,那么撞开自己的心房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




但真正对一个人动心时,只不过是日复一日的在对方大海一般透蓝的眼睛里一次又一次的看到自己。




俗套的量变终于变成了顺理成章的质变。




Sebastian在镜头外看着Chris所扮演的美国队长为挚友的坠崖而悲痛欲绝时,发现自己糟糕了。他真的很不希望看到Chris那副表情,即使是演戏。




当你想让另一个人因为你自己而快乐起来的时候,那么答案就非常的显而易见。




Chace说Sebby你完蛋了。Charles说Sebby你没得救了。Toby说Sebby要不你告白吧。




Sebastian摇了摇头,他没有完蛋他还可以拯救他也不想告白。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快乐更重要的事。他的妈妈曾经这么跟他说过,他爱着Chris他很快乐,他不需要拯救只需要可以爱人的一颗心,他更不需要去告白,他的快乐不该建立在他人的困惑之上。




就像所有陷入恋爱的人一般,Sebastian已经在google上把Chris都搜索了一遍,他知道他有个幸福的家庭,他的家人都很爱他,他的事业也很成功,而Chris还在不断的进步。




所以,只要不逾越雷池,就不会被他打扰到生活轨迹的Chris一定是非常快乐的。




当他与Chris再次相遇在美国队长2的片场时,他还是这么想。




当然,怎么说他也是暗恋着Chris的人,所以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与适当的对戏沟通外,Sebastian自认自己还是比较克制的和Chris保持一定的距离。有时在拖车里,他还会得意自己与同事天衣无缝的相处之道。




只不过,偶尔那些混蛋来探班时,他们会不可思议的说,Sebby,要不是我们了解你,我们会觉得你一定是偷偷杀了Chris家的狗还把它给熬汤喝了,要不你怎么跟贼一样的躲着Chris。




Sebastian认为他们在胡言乱语,然后他们就会用看蛇精病的眼神一样的看着他,看起来他们还有后半截的话没说,只不过一致认为不说比较好。不能跟暗恋中的傻瓜讲道理。




拍摄结束后进入了宣传期,他跑去跟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主动要求与Anthony搭档,工作人员笑着说你是副标题耶,都不跟美国队长一起吗?Sebastian认真的说男主应该跟女主一起宣传的。工作人员的脸都快要扭曲成一个无限符号了,但他还是同意了Sebastian的要求,只不过他转身走开时嘀咕着保佑上帝,别让甜心把我给灭了之类无逻辑无缘由的话。




整个宣传期,Sebastian能感觉到Chris莫名的视线,他常常会先调整好心理状态,再勇敢地向着Chris方向看去。这么做的好处是他开头没那么紧张,坏处是他之后会更紧张,因为Chris的视线太……复杂了。




Sebastian纳闷着他都已经离他那么远了,为什么他还那么不爽。于是,Sebastian就更加努力的避开。宣传期结束后,他甚至还跑到了休斯敦去玩,结果就是他几次在星巴克遇见Chris后,又落荒而逃向纽约。




Chace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火上浇油,我们现在觉得你不仅杀了Chris家的狗,可能连他家的小强都被你杀人灭口了。




Sebastian懒得跟这群无聊的家伙计较,他固执的维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要不是今天这通电话里,他还是这样快乐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呃……你打电话来是……”Sebastian总算想起正题来,那头的Anthony好像也想起来了,他迫不及待的问他看了今年的SDCC没有。




Sebastian很干脆的回答没有。Anthony那边好像有什么人在说话,Sebastian好奇地问是谁,这会儿再忽悠说是电视里的人物就不仅仅是瞧不上Sebastian的智商了,Anthony的口气听上去特别无奈,他说是个朋友,笨蛋朋友。这次Sebastian特别清楚的听到书本打在脑袋上的声音,Anthony的呼痛声特别大。Sebastian大笑起来,他问Anthony是不是他女朋友在他身边,听到他跟男人通电话特别生气。Anthony立刻在电话那边不顾一切的说,没有人愿意跟这个家伙谈恋爱的!除了傻瓜!!




电话突然挂了。Sebastian还没回过神,铃声又响起来。Anthony的口气又回复到一本正经,就当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他说漫威剧组特别限量定制了一套冬兵的外套,问他想不想要,想要的话可以给他拿一件。




Sebastian高兴的说好啊好啊。他还颇有良心,扫了眼自己那群狐朋狗友问Anthony能不能多要几件,他可以用买的,想送给他的几个朋友。




Anthony迟疑了,他说那是独家定制,只能……呃……只能一人一件,而且只有美国队长2的剧组成员才有。




Sebastian立刻说没关系,我就要一件。




Anthony说那好,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我酒吧取。




到了约定时间,Anthony大张嘴巴瞅着呼朋唤友的Sebastian,他是很高兴Sebastian还没忘记要给他酒吧捧场的承诺,只不过这个时候似乎不适合这么多人。他居然忘记告诉Sebastian要一个人来,只好祈祷自己不会在熟睡中被人给宰了,保佑他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Sebastian远远就瞧见他,特别兴奋地向他挥手。虽然Anthony的性命堪忧,但Sebastian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他忍不住嘴角就上扬,也特别high的跟他打招呼。然后Sebastian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嘿,伙计,我还以为你都忘记让我蹭你的酒喝了。”




Anthony啊哈了一声:“你带了一个小队来啊,中士。”




Sebastian哈哈大笑,跟在Anthony的身后去了酒吧背后的管理室。Anthony拿出了一个塑料袋给Sebastian,打开来正是先前说的那件连帽衫,款式是冬兵的,左右手颜色不同,有趣的是,左臂是一颗红星,右臂是一枚星盾。Sebastian脱下自己的外套,套上这款连帽衫,尺码差不多,略宽松。他看看左臂又看看右臂,笑开了:“这是谁的创意,很有心。”




Anthony耸耸肩,故意压低声音:“Kevin Feige,啊,老大。他特别指示改动的。”他指了指那枚星盾,“就是缝上了这个。”Anthony又说,“是你没看SDCC的消息,他那天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穿出去了。”




“真的?!”Sebastian噗嗤一声笑得止不住,他把两条手臂叠在一起,红星和星盾,放在一起看十分和谐。他由衷的说:“真好看,我很喜欢。”




Anthony看他眼角笑盈盈的弯着,心想就是这个时候了,一鼓作气!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件要给Chris,要不你顺便帮我带给他?”Anthony心里森森的明白自己在睁眼说瞎话,但反正他脸本来就黑,也不怕抹个黑锅什么的。




Sebastian果然被吓到,他赶忙摇头:“我……我不太方便,而且你知道我没……他的电话,也不是……很顺路。”他断断续续的说,接着回过劲来,“咦,你跟他不是很多年朋友吗?你可以带给他啊。”




Anthony听到后一句话心里咯噔一下生怕他看出自己的小算盘,可Sebastian只是很认真的看着他,完全没有去联想明明是朋友的Anthony为什么拐着弯要求不是朋友的Sebastian去送一件衣服。他清清嗓子:“呃……我这几天比较忙,Chris还在拍复联2,没空过来取。我就想,你们都合作两部戏,关系可能也密切了起来,可以的话就……”这番话的逻辑是比较混乱,Anthony为自己的英语老师点了一根蜡烛。




Sebastian的头摇得比刚才还厉害,他对着Anthony还挺坦白的:“我跟Chris的关系很一般啦,没你想的那么……呃,你别误会,我很敬重他(Anthony心里在嚎,敬重敬重敬重,你知不知道他才大你一岁啊,亲!)。我……不是不愿意去送,只是我觉得他可能会觉得别扭。”Sebastian做了很多无意义的手势,“你知道,如果我送去剧组就太奇怪了,Chris那么好的人,就算心里跟我不熟,对着别人也会照顾我的心情。我不希望勉强他……”




Anthony的心不哀嚎了,完全在咆哮。尼玛!你说的这么好的人是谁啊!我不认识那个人!你能不能把你认识的Chris介绍给我啊!我可以给你钱!




Sebastian见Anthony还是不说话,开始有点着急,他不想让Anthony误解自己对Chris有什么不好的印象,于是绞尽脑汁要怎么解决这个看起来听上去都特别奇怪的问题,最后他想到了:“要不你给我地址,我用UPS寄给他?”




“……”Anthony忽然有点同情Chris,老友能憋这么久也是个能耐。他拍拍Sebastian的肩,示意他坐下来,Sebastian不明所以地坐在了办公桌前的转椅上。Anthony琢磨了一下,他认为跟Sebastian这种经常性跑偏方向的家伙谈话拐弯抹角是行不通,只能开门见山:“你对Chris怎么看?别发好人卡,也不许说什么工作友谊,更别提那些前辈长辈的。就是对那么个人!棕发蓝眼,大胸翘臀,控制欲焦虑症并存,摸胸欲肌肤饥渴症相依的Chris Evans怎么看!”




Sebastian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好半天了,几乎让Anthony在为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欺负一只小动物而反省时,他才结结巴巴的说:“不……不知道。”




Anthony头一垂直接敲在桌面上,还咚咚咚的反弹了几下。




Sebastian不忍心了,但他除了不知道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真的真的不能对着Anthony说出他其实……在偷偷爱慕着刚才他说的那么一大串的Chris Evans。他又不傻,万一Anthony真的没把住风,把这秘密说给Chris听了,明年的美国队长3就可以提前拜拜了。所以,在狂轰滥炸之下还能保持着仅有的理智而不泄露口风,Sebastian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




Anthony终于抬起头,他好累,他想起前几天曾见过Scott,他们本来在聊酒吧的生意,说着说着就扯到了Chris的身上,当Scott知道Anthony最近正被Chris压迫时,他的表情……哦,他的表情……




现在他明白了,那是一种很累很累,累到心都无法再爱的领悟般的痛。




“Sebas,你……知道Chris是怎么看你的吗?”Anthony像是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他本来是要唱蓝调的,现在来唱电音……




Sebastian摇摇头,又觉不对,就补了一句:“我们合作得很好。”




嗯,对自己的定位如此偏离还能这么平静真是各种好顶赞。




Anthony似乎放弃了跟Sebastian做更深入的交谈,他拿过电脑在里面捣腾,然后把屏幕转向Sebastian,一个视频, Chris在里面接受采访。这个视频很短,才一分钟出头一点。Anthony死死盯着Sebastian的脸,有那么一瞬眼睛略略瞪大,但很快就平复下来。他抬起头,眨眨眼睛,显然在问怎么了?




“你听到Chris对你的评价了?”Anthony问。Sebastian点点头,他笑了一下,说很谢谢他。




哦漏!!!!事情不该是这样的!!!Anthony真想拿起身边的起子撬开Sebastian的脑子好好拨弄清楚,当然,他这么做的前提是自己不会被另一个人碎尸。




“他爱你!Sebas!他说了!”Anthony像个金刚一样挥舞着手臂大声地激动地说着,他正在试图把自己的面子践踏在脚底下。




“哇哦……”Sebastian挑了挑眉,舔舔嘴,“呃,我听见了。他也爱你,Anthony。他说你很厉害,特别了不起。”他真心实意的说。Anthony却像泄气的皮球恨不得就这么摊平在办公桌上。




Sebastian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肩膀:“嘿,兄弟,你没事吧?”




Anthony有气无力地拨开他的手:“还是哥们就记得给我留个全尸。”




Sebastian沉默下来,Anthony奇怪地抬眼看他,对方嗯了半天才说:“你真的……”




“啊?”




“你真的被人追杀吗?”Sebastian终于说了,他很担心Anthony,把昨晚上自己的胡思乱想全一股脑的倒出来,然后说,“虽然我的积蓄也不是很多,但如果你需要我真的可以帮你,你不用跟我客气。”




这下轮到Anthony目瞪口呆张口结舌,明明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咋人跟人差距这么大捏?他转了下眼珠,他说:“我确实在被人追杀。”大概不解恨,他咬牙切齿的说,“准确来说,应该是两个人,要不是因为另一个人,我也不会被那一个人追杀。追杀到现在另一个人还不明白那一个人是为了什么来追杀我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另一个人说明那一个人根本就是在为了他来追杀我的。问题是,这明明是另一个人和那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跟我半美分关系都没有,为什么最后会变成我被追杀!”




Sebastian的表情生动鲜明的什么叫做你说的我有在听啊我只是听不懂啊,先生。




Anthony长长的,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指着视频里的Chris说:“他爱你,Sebas。他爱你,是那种什么都不敢跟你说的爱。”他又指着Sebastian说,“你爱他,Sebas。是那种压抑着自己克制着自己一丁点大声的呼吸都怕吓到对方的爱。”他指了指自己说,“你们喜欢我,是那种爱上自己的同事后来威逼我这种同事来神助攻的喜欢,是那种对着同事怕得不得了却又对我这种同事放肆得不得了的喜欢。”他顿了一下,差点哭出来,“你们不就是跟对方看对眼了么,你们至于祸及他人吗?至于吗至于吗!!”




Sebastian完全不能应对这样的场面,Anthony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他和Chris的双向错线对他造成的身心摧残,这让他一时不知道该优先考虑哪个问题,或者说他下意识的把最不可能发生的挪到了最末。




Anthony再度伸出手,他紧紧的握着Sebastian的手,他说:“求求你,救救我,赶紧跟Chris告白也好,或者接受Chris的告白也行。你们就别再缠着我了吧。”




Sebastian的嘴都快能塞下他自己的脑门。




Anthony怒吼一声:“答应我!”




“呃……好……”Sebastian这次没能掌握住自己的理智,或者说他某个心底正在疯狂扇动的翅膀把他所谓的坚持给吹没了。




“哦也~”Anthony抹一把脸,又是那位英俊潇洒幽默动人的Anthony Mackie了,他得意的打了个响指,管理室的后门没动静,他只好尴尬地叫了一声:“快点出来啦,Chris!”




Sebastian跳了起来,Anthony死死压住他的手,但Chris一进来他就立刻放开,然后风一样的窜到了前门,他在百忙之际还把连帽衫甩给了Chris,扔下一句:“这里隔音很好,相信我。”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Anthony立刻就被六道视线包围了。




“我们什么都听到了。”




“Sebby被你卖了。”




“不共戴天。”




Anthony大方的挥手:“随便喝,算我的。”




成交!




路过的男男女女好奇地看着贴在门上的四个人,Charles狐疑地说:“隔音真的那么好?”




“好的话你们刚才能听见?”




“可总得有点动静。”




“难道他们打手语?”




Anthony的脸色一变,卧槽!忘记这个是有后门的!




END




PS


某个晚上,有路人目击与漫威CEO同款的连帽衫双人秀曾出现在时代广场上,右臂的星盾与左臂的红星贴在一起,好看极了。

热度(304)
  1. Zoey 河彖一个人吃芫荽 转载了此文字

© 大岛優喵 | Powered by LOFTER